苏喻

一周五百字,如果要点梗的话就要耐心等待了OWO

信云 【遇】

正如赵云所想的那样,虽然说是心悦,但韩信的一举一动赵云却怎么也看不透。他就这么站在远处望着韩信,看着他练枪,而他怎么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早就不知去向了。

那年,他知道了计划,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说是要去一趟长乐宫。诸葛亮算了三算,说赵云此行是凶多吉少,万万不可去冒这个险。可赵云他还是去了,为了韩信,他什么都可以去做,哪怕是自己的身体,或是性命。

韩信还是死了,被竹刀给生生刺死的。准确的说,赵云目睹了这一切,他切身的感受到了竹刀刺穿身体时那撕裂肌肉、骨头断裂的疼痛。在竹刀刺下前,他护住了韩信,但这只是白费力气罢了。竹刃穿过了他的身体,准确地刺到了韩信的身上,他感受到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无能为力。这时他才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也包括韩信。

赵云倒下去了,韩信亦是。他想抬手最后再摸一次韩信散落一地的红发,只可惜他累了,连呼吸都非常微弱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抬起手了。他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浸湿了衣衫,最后在地上汇聚成一摊殷红。可是,没有人能看见。

赵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恍惚间他好像看到韩信在空无一人的宫殿里,唇边带着血对着他笑。赵云愣住了,随后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对着韩信笑了,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消失,许久未落的泪,终究是落了。

韩信其实看得到赵云,在竹刃刺下前,他想把赵云给撞开,但当自己碰到他时却摔到了地上,面前的人原来不是实物,韩信如是想到。但当竹刃刺下时,韩信看到了赵云的神情,那时他便知道这人和他承受着同样的痛苦。笨蛋,为什要过来和我一起受苦……

宽广的长乐宫内只剩下韩信在那里躺着,他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死去,只是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一旁的两滴水迹后笑了,心里骂着那人是个傻瓜后也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等赵云再次有了知觉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名叫王者峡谷的地方,装束没变,枪也还在,只是在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对于年龄的观念。一日早中晚照常,时间也不变,只是在这里的人不会老去,也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

在这里,赵云看到了他的主公,依然是那样的意(qi)气风(nu)发;他们的军师,如以前那样并无差别,只是嘲讽的技能更强了些;他遇见了貂蝉,虽然她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喊着子龙哥哥,但她已经找到了如意郎君……这里是个大家庭,人都没变,只是时代变了。

赵云在峡谷中闲逛着,他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可家是哪儿,他原本是谁,自己身上有着怎样的责任,他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走进一片竹林,顺着林中的小道向前走着,他听见了潺潺的流水从他身边奔过的声音,他也听见了来自林内翠鸟的鸣叫,同时他也听见了来自亭中的一声轻笑。终于,他停了下来,抬头看着面前的亭子,亭子里的人让他思绪万千。那人一身铠甲,火红的长发仿佛在彰显这个人有多么的放荡不羁,抬眼看向亭外的人,顿时笑意更甚了。

“赵将军,信在此候你多时了。多日不见,信,甚是想念。”

“正巧,云亦是。”

然后他们亲亲抱抱顺便大干一场,没了。

【天呐我都在干嘛hhhhhh】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