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喻

一周五百字,如果要点梗的话就要耐心等待了OWO

信云 【纸心】

【同样搞事情累瘫 】
【考试三天前搞搞事 】
【青梅竹马设定】
【不要被标题蒙蔽了!这可是糖啊!】


韩信喜欢赵云,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师,教我折个心吧!”

“诶?心吗?来老师来教你。”
当韩信学会折纸心以后,赵云的生活可以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幼儿园那年,他家住一楼,他家也住一楼。几步路的距离。

老师发现韩信最近上课十分认真,作业也完成的特别好,但是有些欣慰,一高兴就奖励了韩信一沓方形彩纸。韩信一看彩纸双眼就发亮,从此以后的每天,韩信手里绝对少不了彩纸。他把折好的纸心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折啊折,终于有一天这盒子满了。于是我们的小韩信就一跳一跳的跑到赵云卧室外的窗台上,看着四下无人把盒子一放就跑,你问我小孩子为什么跑的那样快?因为他出了六双鞋子啊!(划掉)

说实话,赵云第一次看到这些纸心的时候有些小小的惊讶。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有心折了这一盒心送来,不过折的倒是不错。而赵云的父母呢,以为是哪家的姑娘看上了自家的儿子,笑了笑也没说什么。韩信就这么日复一日的折啊折,赵云也是这么日复一日的收啊收。自此以后,只要窗台有一盒纸心,赵云就会把纸心倒在小纸箱里然后再放回窗台上去。君问折纸之心何处来?厚!隔壁韩信家里来!

中学二年级,他搬家了,他还在那儿,几圈跑道的距离。

虽说距离变远了,原本一天一次的纸心也在步入初中后变成了一周一次,但韩信也没有放弃过折纸心,赵云也一直在收纸心。不过两人不同的是韩信对赵云的思念愈发的浓烈,赵云对一直给他送纸心的“女孩子”产生了好奇心,几年了,他一直想知道对面的人究竟是谁。

大一,他和他同时离开了家,几个城市的距离。

良好的身体素质带领韩信去了一所优秀的警校,而赵云以优秀的成绩为基础入了医学院。警校不远,一年只能回来四五次;医学院也不远,一年可以回去十几次。但在时光的消磨中,那个盒子也逐渐的破损无法再使用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信封。又因为地域的差异,所以纸心变为了两周一次,也不再是原来的一堆小纸心,反而变成了一个大纸心和几个小纸心。大的纸心上总是标明着数字,遗憾的是赵云并不明白韩信的意思,而且从未打开过纸心。

这就很尴尬了啊,就如同那远方的警校李白写了一堆情诗寄给同为医学院学生的扁鹊,然后扁鹊以为这是一堆废纸就一把火给烧了(烧不完的就给太乙真人的炉子吃了)。那场面壮观的,啧啧啧,赵云都心疼李白。不过有的时候李白寄来的信封中也有一个是给他的,听李白说是他的同学,赵云也认识的人,不过他不让李白告诉赵云而是要让赵云自己去找到答案。

赵云懵了,然后扁鹊告诉他自己的信封里也有几个小纸心,而且还夹在李白的诗里,赵云一听更懵了,卧槽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韩信这边呢也不好过,听到李白说赵云没理解他的意思时他恨不得直接冲到赵云面前把他摁到墙上狠狠地吻他,吻到那人面颊带红不停的喘气然后再就地来个play,直到赵云哭喊着又喘着叫他老公……嗯咳咳,想太远了。看着他每天折纸心吧,一宿舍的兄弟就跟着一起折,准备去撩妹子,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更有甚者连婚礼都订好了,当韩信收到大红的请帖的时候懵的表情跟赵云一样一样的,果然很有夫妻相啊,给你们比小心心。(韩信:妈卖批十几年了我都还没有追到你们就要结婚了?!)

年底,他们各自回到家吃年夜饭。
在车站,他们擦肩而过。

赵云叼着一双筷子腾出手来拆开信封,结果失手掉在了地上撒了一些小纸心在地上,居然还有信?赵云把信捡起来,正准备打开看的时候家里的几个孩子真是神手速,捡起了纸心,扑到赵云怀里说:“云哥哥,这个小纸心好好看!是谁送给云哥哥的?”,赵云笑了笑放下了筷子,揉了揉怀里孩子的头回答他们说这个小纸心当然好看了,这可是哥哥的心上人送给哥哥的,不可以弄坏了,不然她可是会生气的。孩子们似懂非懂的乖乖地把纸心交还给了赵云,家里的大人们调侃了赵云几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吃完饭后,客厅吵吵闹闹的,实在是没办法让赵云集中注意力去读信,进了房间后开始读信。这是一封匿名信,什么也没有,上面只是说让赵云把所有大纸心按照数字的排列找出来,并且还要打开看。赵云把所有的小箱子全找了出来,他把每一个箱子全部倒了过来,撒了一地的纸心,无论大小。他一片一片的找,一片一片的看,看到最后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他拿着一片展开后的纸心,按照上面所写的电话拨了过去,在输入数字的途中手一直在抖,也不知道自己哽咽了多少次。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的的声音是多么的温柔。赵云再一次泪如泉涌。

“子龙,我找到你了”那人这么说着

“韩信,我…我…”

“别哭,也别说对不起”

赵云缓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泪水

“韩信”

“嗯?”

“我们在一起吧”

“好,听你的。不过,你先到窗边来看看外面的雪景”

“雪景有什么好看的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赵云还是快步走到了窗边。那一抹艳红靠在白色的车旁,在雪地里格外的显眼,若是细看,还有一抹深蓝随着人的手摆动而飘动。看清了,那不是自己在幼儿园时不见的那条发带吗?

“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闹腾啊”

“哈哈,话说…不下来接你老公回家吗?嗯?媳妇儿”

“切!你等着别乱跑啊,我马上下来找你。别走啊!”

“是是是,全听媳妇的”

赵云挂了电话,拿起椅背上的风衣就跑,被爸妈给拦下了,家里的亲戚有点茫然。

“这么晚了要出去吗?”

“嗯,接人回家”

“是韩家的那个小伙子吧”

“爸…我们是…”

“不用说了,快去领人上来我看看”

“爸,真的,谢谢你”

赵云说完又准备夺门而出,然后被云妈妈叫住了。

“诶儿子!来,把这个带上,外面凉”

“红色的?”

“嗯,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韩家的儿子发色也是红的。”

“谢谢你,妈,这个我很喜欢”

赵云理了理颈间的红色围巾,跑到一楼一不小心撞入了来人的怀里,刚想说抱歉抬头正对上那人的笑眸,眼泪又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韩信…”

“媳妇你撞的我胸口好痛,不亲亲安慰一下吗?”

抬手拭去怀里人眼角的泪,抚了抚稍稍带红的脸,却没想到赵云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亲了上去,把他压在楼道的墙上。韩信笑了,抚上赵云的腰一个翻转把赵云压在墙上,迎合着赵云笨拙的吻技。

尾声:

“媳妇,天凉我们上去好不好”

“嗯,上去见家长”

“嗯…不过我可以趁上电梯的时候…”

“干嘛?唔!别…不要碰那里…”

“没关系,晚上再吃掉媳妇好了”

“家里都是人你疯了吗?”

“嗯…那我也可以明天吃0w0”

“…诶诶诶别在电梯里动手动脚!有摄像头!”

“没事,不会有人看的www”

此时的监控室:

“妈卖批的韩信居然让保安小哥去吃饭让我来看着监控?!”

李白叼着根草坐在监控面前百无聊赖

“太白?”

“啊?小,小医生?!你怎么在这儿啊?”

“嗯…赵云打电话叫我来的,说是在这里可以见到熟人。”

“小医生!我想死你了啊啊啊啊!”

“诶行了行了别抱太紧!不想吃风油精就松手!”

“我不要!我就要抱小医生!”

“……”妈卖批,智障李白你就等着回去吃风油精和红花油吧。

—— fin ——

啊那么这篇文就这么结束了,其实想写白鹊但是总是没时间,信云还有好几个坑没填,一时开的脑洞填不完了怎么办?!【哭唧唧】
然后关于这个文的封面我放不出来了!脑洞也是在和弟弟一起折纸的时候蹦出来的。还有一个就是有的文其实已经写好了,就差码到手机上来了,边码边改还真的改出来不少啊23333
那么我们就在1月13号考完之后再见吧!也祝要考试的孩子们加油考个好成绩!么么|。・㉨・)っ♡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