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喻

一周五百字,如果要点梗的话就要耐心等待了OWO

信云现代 【念】

【刀子向慎入】
【一方死亡】
【一方失忆(?)】

“重言,起床了,快点啊”

“怎么还没起来?咖啡我还没泡,你自己去吧”

“你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

“走吧,你的手冷吗?牵着就不冷了”

“不要低头看手机啊,会撞到人的”

“你改天有一个聚会?要我陪着你去吗?或是我在家等你也可以的。”

“不准喝酒!喝多了伤身啊...”

“重言你已经醉了,你不能再喝了,难道你这是要我对你发脾气吗?”

“重言?韩信!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手都出血了你没看到吗?!”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这已经是第三次你撞在树上了!告诉我你脑袋你想的是什么好不好...拜托你告诉我好不好...”

“重言,我问你,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能...看到我吗?嗯?重言?韩信,韩重言!”

“走路的时候不要看手机,再这样下去是要出事的。”

“重言小心!!!”

韩信揉了揉一直在痛的太阳穴,拿出手机正想看新来的信息时突然被推了一下摔倒在斑马线上。本想回头看看是谁推了他一下,却猛然瞥到一条蓝色的发带。只见那条发带缓缓的从空中飘落下来,落地时却被车轮给无情的碾过,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痕迹。他觉得他的头有点痛,这一幕像极了五年前的一次事故。记忆中那人的笑脸逐渐变得模糊,能看清的只是那条深蓝色的发带,但他已经记不清那是谁了。

五年前,赵云出了车祸
最后,抢救无效
五年前,韩信当场昏迷
醒后,关于赵云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唯一知道的是有一挚友出了车祸离开了人世,自己非常的悲伤。

“重言,我想告诉你———”
“我爱你”
“纵使天各一方,阴阳两隔”
“我依然爱你,不离不弃”

———— FIN ————

看到大大们都发刀子看得我手痒痒打了一篇,关于之前说的糖...嗯...懒癌发作了_(:з」∠)_快的话也许今天会放上来,而且还十分难得的做了一个不能叫封面的玩意儿233333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啊嘿嘿嘿(怎么可能会愉快啊喂!)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