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喻

一周五百字,如果要点梗的话就要耐心等待了OWO

信云 【段子】

云妹和信信出征时想念对方的感受(?)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来LOF除除草。
发点存货好了,我最近没有脑子想长篇的文章了,所以……【韩老师,你家孩子…balabal】可以放一下吗哈哈哈哈,不会弃坑的啦。
  
  
  
  
  
  
信云   【段子体】
  

赵云的场合:

“将军…树下的那坛桃花酒…”
  
“无妨,无事便好”
  
他犹豫了一会儿,将深蓝色的头巾取了下来,紧紧地系在了坛子上,又命人将那桂花酿埋了回去。
  
副将看了看他,明白自家将军这是又想念那位将军了,叹了口气在埋坛子的地方放了一束桃花。
  
酒不醉人人自醉,来年,再陪你喝好酒。
  
  
  
  
  
   
不过你要是再和李白喝酒一晚上不回来,你就别想睡我床上了【和善的笑容】
  
  
  
韩信的场合:
  
“韩将军?怎的望着这桃花发起了呆?”
  
“无事,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何人能让将军如此挂心?竟是需要看花忆人?想必,是位温文儒雅之人吧。”
  
“…倒也说的不错,但是那人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根本不明白我的意思嘛。”
  
“是吗?那韩将军还是早些下手比较好,以免节外生枝啊,哈哈。”
  
“……罢了,还是喝酒吧……”
  
  
  
  
   
  
【要是让他知道我不关心国家大事天天想着他那他还不得duo死我……】
   
   
   
FIN   
    
   
 
啊,那么下次除草再见吧,感谢你的阅读,这里苏喻,请多指教。

信云 【遇】

正如赵云所想的那样,虽然说是心悦,但韩信的一举一动赵云却怎么也看不透。他就这么站在远处望着韩信,看着他练枪,而他怎么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早就不知去向了。

那年,他知道了计划,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说是要去一趟长乐宫。诸葛亮算了三算,说赵云此行是凶多吉少,万万不可去冒这个险。可赵云他还是去了,为了韩信,他什么都可以去做,哪怕是自己的身体,或是性命。

韩信还是死了,被竹刀给生生刺死的。准确的说,赵云目睹了这一切,他切身的感受到了竹刀刺穿身体时那撕裂肌肉、骨头断裂的疼痛。在竹刀刺下前,他护住了韩信,但这只是白费力气罢了。竹刃穿过了他的身体,准确地刺到了韩信的身上,他感受到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无能为力。这时他才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到他,也包括韩信。

赵云倒下去了,韩信亦是。他想抬手最后再摸一次韩信散落一地的红发,只可惜他累了,连呼吸都非常微弱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抬起手了。他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浸湿了衣衫,最后在地上汇聚成一摊殷红。可是,没有人能看见。

赵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恍惚间他好像看到韩信在空无一人的宫殿里,唇边带着血对着他笑。赵云愣住了,随后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对着韩信笑了,此时的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消失,许久未落的泪,终究是落了。

韩信其实看得到赵云,在竹刃刺下前,他想把赵云给撞开,但当自己碰到他时却摔到了地上,面前的人原来不是实物,韩信如是想到。但当竹刃刺下时,韩信看到了赵云的神情,那时他便知道这人和他承受着同样的痛苦。笨蛋,为什要过来和我一起受苦……

宽广的长乐宫内只剩下韩信在那里躺着,他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死去,只是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了一旁的两滴水迹后笑了,心里骂着那人是个傻瓜后也慢慢地失去了意识。

等赵云再次有了知觉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名叫王者峡谷的地方,装束没变,枪也还在,只是在这里的人们并没有对于年龄的观念。一日早中晚照常,时间也不变,只是在这里的人不会老去,也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

在这里,赵云看到了他的主公,依然是那样的意(qi)气风(nu)发;他们的军师,如以前那样并无差别,只是嘲讽的技能更强了些;他遇见了貂蝉,虽然她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喊着子龙哥哥,但她已经找到了如意郎君……这里是个大家庭,人都没变,只是时代变了。

赵云在峡谷中闲逛着,他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可家是哪儿,他原本是谁,自己身上有着怎样的责任,他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走进一片竹林,顺着林中的小道向前走着,他听见了潺潺的流水从他身边奔过的声音,他也听见了来自林内翠鸟的鸣叫,同时他也听见了来自亭中的一声轻笑。终于,他停了下来,抬头看着面前的亭子,亭子里的人让他思绪万千。那人一身铠甲,火红的长发仿佛在彰显这个人有多么的放荡不羁,抬眼看向亭外的人,顿时笑意更甚了。

“赵将军,信在此候你多时了。多日不见,信,甚是想念。”

“正巧,云亦是。”

然后他们亲亲抱抱顺便大干一场,没了。

【天呐我都在干嘛hhhhhh】

信云 没标题,昂,没毛病

【手痒痒想写】
【大致意思就是信信做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
【刀子慎入】
【设定云妹有心脏病】
【别问我为什么有心脏病还做任务,我啥也不知道】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不!”

他几乎是从床上弹起的,拨弄了自己额前的碎发才发觉自己早已是满头大汗。

他贪婪地大口呼吸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失去所有的空气一般,抬手按着心脏所在的位置,手愈收愈紧,唇色发白。

回过神来竟是落了泪,泪水狠狠地砸在被单上,浸湿了一片,摇摇晃晃的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风吹着他日益消瘦的身子,雨却下得更大了些。

“连老天也看不下去吗…呵,没了他我还有什么可活的?!没错…是我弄丢了他,所以留我一人在世间受罚,是他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了我,可你有想过吗?没了他,我怎能独自苟活?!”

没人回答,回答他的只是一阵一阵的风和落在他身上的雨点。他颓废的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也许是想掩盖自己哭的事实,可从指缝间渗出的泪水说明了一切。

本就瘦弱的身体在现在更是显得弱不经风,他倒在了冰冷的地上,泪水不停的淌,顺着眼角打在地上。他捂着心口,像是溺在大海中的人一样,没有支撑物,一直一直…沉入深海。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一缕红发,愈来愈近了,那人笑着对他招着手,随后张开了双臂。眼前又是模糊一片,他伸出双手扑进了那人的怀里,抬手轻抚着人的脸,那人握住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真是温暖啊,你……

真想,永远的拥有这种温暖啊……

“重言……”

……
……
……
……
……

“你真是…我要是赶不回来怎么办?”

“我…我错了…”

“哦现在知道错了是吧,那个时候都去干嘛了?”

“……小拳拳锤你胸口哟【微笑 . jpg】”

“别!大兄弟你这一拳下来我可能会挂掉”

“好好好,是我错了,以后有事就叫你好吗?”

“算了我还是陪在你身边吧,真是怕你出点什么事”

“嗯……”

『回忆结束』

……
……
……
……
……

“抢救无效…我们尽力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是笑着的?”

“可能是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吧”

“真是羡慕啊,那么多病人在最后一刻都是带着遗憾离开的,唯独他不是,希望他能做个好梦吧……”

“嗯……因为心脏而小心翼翼的活着,这么累真是辛苦他了。”

—— fin ——

没错是刀子,感觉很久没写了,手生了。有脑洞还是写写看吧,不要方!下一篇是糖!这次写是想写写人物的动作和心理描写,只是练习,如果哪里不对,欢迎来纠错。

【我悄悄地问一声,会不会有点苏?】

【笑boy】家里来了两个‘小朋友’该怎么办?!


【ooc属于我】
【如果这篇文章ooc得过分了我会考虑删掉】
【ooc…看来我还得去看看视频分析一下两个人的性格了…】

序:
我叫蘇喻,一个小...啊不!中学生!
自从家里又来了两个小小的游戏主播以后,我就沦陷了。
没错,沦♂陷其中!!!
后来我就沉迷于男♂色,无♂法♂自♂拔.

1.

我叫蘇喻,其实是个女的,我哥叫蘇子宸,没错就是“子宸”。诶诶诶那边那两个!是蘇子宸,不是刘梓晨!Σ(っ °Д °;)っ我们还有个妹妹,是个熊孩子,哦,她回奶奶家了。爸爸妈妈都出去旅行了,我跟我哥同居,这哪里来的智障哥哥啊!滚!

某日清晨,我睁开眼看见两个小人趴在我的枕头边。我以为是妹妹的玩具就没太在意,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那玩意儿居然动了一下?!它们居然动了???我揉揉眼睛再仔细看了看,没动啊。难道是我昨天看视频把眼睛辣瞎了?!算了,可能是早上起来眼睛有点花,我又闭上了眼睛。但我仔细想了想,我妹妹好像没有类似手办大小的娃娃呀,怎么回事?当我正准备睁开眼一探究竟时却听到了那两人的说话声:

“笑笑,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我们踩的地方还是软绵绵的。”

“啧...有点麻烦...这地方我们还从未见过,boy你别瞎跑也别乱动,我们去探探地【回头】...形...0.0”

“哎呀卧槽!笑笑我掉下去了...QAQ”

“李奶奶...boy你就一辈子呆在里面不要出来了!(╯‵□′)╯︵┴─┴”

“笑笑...你不能见死不救...QAQ”

“boy你是智障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都可以掉下去哈哈哈哈哈哈”

“狗比逆风笑!你再笑一个试试!”

“那行,你在这待着,我去找东西拉你上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

“草泥奶奶!(╯°Д°)╯︵┴┴”

我愣是闭着眼听了这么半天,在听到两人在争斗的时候我憋笑憋了很久但还是笑了出来,却没想到这一笑惊动了那两人。我睁开眼打量了一下,一个眼睛是紫色的挺可爱的(´▽`),另一个看身材还不错啊(º﹃º )还带着一个羊头骨,表示很想把他们抱在怀里揉揉揉,不过我觉得是会被打的吧...(º   º )

我犹豫了一会儿,在确保不会被打的情况下开了口:“请问...需要帮助吗?”

那两人寻着声音看向了我,三双眼睛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只见那个带着羊头骨的男孩子拿起一旁的牙签直指这我,还挡在那个紫色眼睛的男孩面前。好家伙,这是要一言不合就开打啊!我慌忙地摆摆手想要表示我不是坏人,紧张的看着他们,我的脸都要红透了!然后那个金色眼睛的小哥幽幽的开了口:
“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看那小哥一脸要杀了我的灭口的样子咽了口唾沫...啧...看来我摊上大麻烦了...
“我...我叫蘇喻!这个房间的主人,我看你的...朋友?对!朋友!他掉进了床缝里就想帮帮忙!我我...我没什么别的意思!【紧张】”草,我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出汗了...我这个怂比!

那个小哥回头望了望卡床缝里的男孩子,
然后又看了看我,当他微微张开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停住了。额...怎么说呢,脸上还带着些许担忧与非常淡的红晕,应该是想快点救男孩子又不愿意开口找我帮忙吧_(:з」∠)_这么想想那个小哥也是挺可爱的嘛。然后后面的男孩子看那小哥回头看了自己却又不说话然后看了看窗外想了想以后自己先开了口:
“呃…不好意思?可以把我弄出来吗?我叫中国boy,这是我的好朋(基)友”

那孩子最后的笑把我苏到了,我连忙点头答应把他给弄了出来:

“好了,以后要小心别往这边跑哦。对了,你们的名字是?”

“逆风笑”

那个小哥金色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啊啊啊!然后就一直盯着我,我觉得我又有大麻烦了【扶额】

“刚刚已经说过啦,我叫中国boy,再别忘记了。你叫他方风笑就可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真是一个小天使,不知道这样的声线录视频会怎么样呢\(//∇//)\后来我就领略到了,玩游戏的样子真的特别可爱啊啊啊啊!(º   º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初次见面,叫我蘇喻就行,家里还有个智障哥哥也请不要在意啦_(:з」∠)_”

我整理了一下床单看着他们俩,其实心里早已笑开了花。在我刚把那个男孩子弄出来时那个小哥立马抱住了他,还摸了摸头\(//∇//)\在看到我的目光以后还把男孩往后面藏了藏。在那时我就认为我的人生充满了希望,啊,没粮的日子真的很痛苦啊!!!

————TBC————

刚刚到笑boy的tag有些不习惯,初次见面,叫我蘇喻就行,子宸是男体来着哈哈哈哈
也许会有后续?不过谁知道呢哈哈哈

信云 【韩老师,你家孩子好可爱啊 ①】


【也许中长?不会超过6篇…吧】
【脑洞源于班上化学老师】
【化学老师的儿子好可爱啊啊啊啊!】
【孩子的名字就叫韩悦云好了!】

赵云这边
『儿子,我们四个决定出去玩一段时间了。哪个…云儿就交给你们俩了哈哈哈哈哈哈』

韩信这边
『儿子啊,我们呢打算和亲家一起出去玩啊,云儿和子龙就交给你了,你要是照顾不好…哼,军法处置!』

赵云和韩信抬头对视了几秒,转而看向了坐在床上玩的小悦云,像是感受到两位爸爸的目光后小悦云抬起了头,冲着赵云天真的一笑:“麻麻!”

赵云彻底被这一笑给征服了,把悦云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韩信坐过来把赵云抱起来放在他腿上,然后凑过来咬耳朵:

“宝宝,这怎么办啊,我们还要去学校上课,总不能请假吧。”

“我能怎么办,爸妈都出去玩了,我怀疑是他们串通好的!”

“这…要不,把云儿带去上课吧?”

“…你确定?要是我们都去上课了,让云儿一个人待在办公室?毕竟是看不到人啊,有点担心…”

“嗯…也是,要不这样吧,把云儿带到教室里怎么样?这孩子挺乖的,闹课堂应该是不会有的。”

“这样行吗?我怕学生们看到云儿会无心学习,想法子去逗云儿。”

“这你不用担心,不是还有子房嘛,当起奶爸来真是稳。”

“算了,还是不要麻烦张老师了,我来带吧,也不知道学生们会怎么想…”

“好了好了,别担心了,洗澡备课然后睡觉去。”

韩信把赵云从腿上放下来,亲了一下赵云的脸,揉了揉自家大宝宝的头发,抱起悦云进房间玩。赵云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去衣柜里找衣服去了。等他拿着衣服回来,看见房间里一大一小玩的很开心,也没去打扰他们,拿起手机拍了一张放到了朋友圈里。

『苍天翔龙   20:25
看我们家大小韩一起玩,说实话,重言笑得这么开心我还是第一次见。【图片】

评论:
绝世舞姬:啊子龙哥哥家的小宝宝真的很可爱啊!

社会你君主:哟这小孩挺可爱啊,什么时候带出来玩玩?要不子房我们也要一个吧@智慧之书

智慧之书:如果君主你能从身上下来的话,我会考虑考虑。另外,听说子龙和重言的父母都出去旅行了,需要帮忙吗?

苍天翔龙 回复 智慧之书:多谢子房的好意,我想我应该应付的来吧。』

收起手机象征性的敲了敲房间门,那俩玩的正开心的一大一小总算是注意到了他,悦云爬下床扑过来抱住了赵云的腿,还一直喊着“麻麻”。赵云把小悦云抱了起来,走向了浴室,可到了门口,这小家伙还不愿意进去了,从赵云怀里跳下来,说是要爸爸也一起来。赵云把韩信喊过来,无奈的对韩信笑了笑,而我们的罪魁祸首韩爸爸搂住了赵云的腰亲了一下他的嘴巴然后弯下腰问小悦云:“现在可以进去洗澡了吧。”小悦云点点头,拉着赵云和韩信的手进去了。虽然是开始洗澡了,但这俩洗澡也不安分。因为浴缸容不下三个人,所以赵云就没脱衣服,坐在旁边给小悦云洗头,带着儿童专用的防水浴帽的小悦云和绑着头发的韩信玩着玩着就嗨了,水溅了赵云一身。衬衫被打湿了,完美的身形若隐若现,韩信表示要不是小悦云在他早就扑上去了。

总算是洗完了,赵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关节,腰疼…弯得太久了,然后把小悦云擦干穿上衣服放在旁边的板凳上。韩信也洗完了,穿完衣服勾起赵云的下巴亲了上去,换来了赵云不满意的闷哼。然后抓住了罪魁祸首的手腕,离开了韩信的唇并看着他的眼睛。

“胡闹!孩子还在这呢…”

“没事,夫妻之间怕什么。如果云儿今天不在,我今晚还真打算弄哭你。”

“瞎…瞎说什么呢,好了带着孩子出去吧,我洗澡。”

看着人羞红的脸,韩信笑了笑抱着小悦云出去吹头发去了。等赵云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看到一大一小正在看动画片,好像…还看得挺起劲?什么动画片啊?赵云走过去一看,哦,喜X羊与灰X狼。韩信看到赵云过来了,就把怀里的小悦云放在了沙发上,拿起吹风机给坐在旁边的赵云吹起了头发。揉啊揉揉啊揉就揉上瘾了,因为吹风机声音太大吵到了小悦云看动画片,爬到赵云腿上表示抗议,然后把头靠到赵云胸前,找了个位置继续看动画片。赵云被逗笑了,摸了摸小悦云的头,韩信也笑了。

“你呀,除了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没想到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也那么开心。怎么样,我们要个孩子是对的吧。”

“切,就你会说,吹好了没,我还要备课呢。”

突然赵云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韩信,有些惊慌失措。韩信看着这副样子愣了愣,抬手摸上赵云的脸问他。

“怎么了?”

“糟糕,明天的化学课是连堂,下课是不用回办公室的。怎么办怎么办……”

“那就放在班上吧,没事的。”

“可,可是…!我担心云儿会遇到什么危险……”

“没事的,我看我们班的女孩子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而且我听说…我们班女生很喜欢小孩子?”

“嗯…这倒是没错,那男生呢?”

“男生就更不用担心了,既然有女孩子在,还担心什么呢。嗯?亲爱的?”

“……可是……”

“好了别担心了,男生们还是挺喜欢我的物理课的,我可以跟课代表说一声。不过我们班男孩子还是很安静的不是吗?好啦好啦,去备课吧,我再带悦云玩会儿。”

“昂……”

过了一会儿……

“重言,你……???”

等赵云收拾好自己和韩信明天上课要用的东西,刚刚走出房间就看见一大一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赵云走近了些,然后一个不小心被积木绊了下,快速扶住了沙发才没有倒下去,但是…这姿势有些微妙啊…

“哦草,什么玩意儿……”

“噗嗤……”

然后我们的韩信老师很不厚道的笑出声了,憋笑憋得很辛苦啊,韩老师,你要完了。赵云的脸马上就黑了,但还是保持微笑走向韩信。

“韩信”

“……”

“重言?”

“……”

半天都不回答,看来是韩信有意玩弄自己了。赵云想了想,坐到旁边头靠着韩信的肩,两手把韩信的腰一抱,酝酿了一下语调然后开口……

“韩信哥哥?陪我玩好不好?”

不行了,忍不住了……

“唔!重言!哈哈哈哈别,别挠了哈哈哈哈哈”

赵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韩信一下子扑到沙发上,赵云一直在求饶,眼泪都笑出来了你懂吗,而韩信就是不停手。

“唔啊…哈哈哈哈…重,重言…孩,孩子在呢哈哈哈哈哈别,别闹了哈哈哈哈…”

“不 . 要”

“重言,重言哥哥哈哈哈…放,放了云吧哈哈哈哈,我,我要生气了…别,别吵到孩子睡觉哈哈哈”

“好好好,你自己看看你家儿子干嘛呢”

赵云将头枕在韩信腿上,正闭目养神呢,突然来一黑影挡住了光线,睁眼一看,嚯!就是自家的小祖宗。原来这小祖宗没睡着啊!这小家伙笑的正欢呢,好气哦…但看着这张纯真的脸根本气不起来啊!

“你也跟着你爸爸学坏了是不是,小坏蛋,真是服了你们父子俩了…”

“麻麻!…可爱!哈哈哈哈”

赵云笑了,坐起身用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小悦云的鼻尖。

韩信刷完牙出来看到赵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小悦云的眼睛也已经开始一眨一眨的了。

“爸爸……”

“云儿乖,爸爸带你进去睡觉觉好吗?”

“嗯…麻麻……”

“妈妈一会进来好吗?”

“唔…好…”

把小悦云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以后又到客厅去找赵云,抱起熟睡的恋人,天知道怀里的人梦见了什么,一直死死地揪住自己的衣领。一把抱起,……怎么变轻了?……宝宝太瘦了啊…

“重言……”

“我在”

『国士无双   22:36
看看我们家大宝宝和小宝宝,多可爱啊,睡姿都这么可爱。【图片】

评论:
社会你君主:雏儿,你深夜发狗粮,太不厚道了!

国士无双  回复  社会你君主:切,你也可以和子房秀一个啊。

社会你君主  回复  国士无双:好啊!你等着!

国士无双  回复  社会你君主:我不等了,陪子龙睡觉去喽,再见啦。

社会你君主  回复  国士无双:诶你给我站住!草泥霸霸还让不让人活了!

智慧之书:马德死给……』

关掉手机,和赵云的手机放在一起,轻轻地在赵云脸上印下一吻,然后睡觉!

“晚安了,我的宝宝们。”

————TBC————

昂,那么第一篇就结束了,等我酝酿一下第二篇怎么写……我们班的化学老师超级可爱!咳,是女老师啦,老师的儿子超可爱啊!声音软软糯糯的,我们记笔记,老师问我们写完了没,他就来一句:“妈妈我写完啦(。・ω・)”当时少(母)女(爱)心爆棚啊!太可爱了www

信云 【100%纯糖】


【终于考完了,等成绩出来然后狗带】
【浑身难受以至于懒得写名字hhh】
【先撒个小糖糖,祝大家过个好年昂w】

话说新的一年来了,在这过去的一年很多的事物都发生了变化,就比如赵云的头发

“韩信”

“啊?怎么了子龙”【突然转头】

“……”

“唔啊子龙你没事吧!脸疼不疼啊?”

“走”

“去哪儿啊?”

“剪头发”

“子龙手下留情啊!”

“是陪我去,你喊什么啊= =”

“啊是吗= =哈哈,那走吧”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头发太长遮住眼睛了,要修一下”

“嗯,我也剪短了一点,可是…宝宝”

“嗯?”

“…为什么那个小哥一直盯着你看啊”

“是吗?我一直在看手机来着…”

“你说他剪就好好剪吧,一直盯着我家子龙看,子龙是我的啊”

“好浓的醋味啊哈哈哈哈哈哈”

“有吗?不管了,子龙是我的!”

“行行行,你的你的,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

“今天晚上不可以”

“啊?!为什么么啊宝宝qwq”

“因,因为太痛了啊!(////)”魂淡,当然是你在床上会撩我的啊,搞得我都没力气反抗了…【脸红】

“好好好,听媳妇的。走,回家!”

——想欣赏子龙洗澡吗!——

“子龙过来,吹头发”

“好…”

——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

“怎么样?还行吧”

“啊?啊,嗯…”

“宝宝怎么了?困了?”

“昂…”

“别在这睡,吹完头发以后带你进房间睡”

“昂…韩信”

“嗯?”

“有没有人说过,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这个嘛…有啊,有一个小笨蛋”

“…哼!”【气鼓鼓】

“诶宝宝别生气嘛,听我说完啊”

“那个小笨蛋跑过来对我说‘姑娘,我喜欢你!嫁给我可以吗?’我当时在想,为什么这个小笨蛋会把我认成女孩子,难道是头发太长了吗?”

“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害羞,一时口误了”

“他很可爱的,可爱到我分分钟想要吻他…子龙?子龙你在听吗?”

“…昂,在…在听啊”

说完,赵云身子一歪倒在了韩信的怀里。还蜷起了身子,从韩信的视角来看,他就像只猫一样,寻找着寒冬中的一丝阳光。韩信无奈的笑了笑,他家的子龙真是可爱呐,只要想睡,无论在哪儿谁也拦不住。当然,这也只有韩信在场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没办法了,只好把自家的恋人抱起,在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吻,进了卧室。

“子龙啊,你还真是没有丝毫防备的意思呐,我家的宝宝,还是要我形影不离的跟着啊……”

突然,韩信感觉胸口一紧。低头一看,哦,自家宝宝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襟,像是做了噩梦一样,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些什么。韩信把赵云放在床上,自己也侧躺在旁边,给自己和赵云盖上了被子。他抚了抚赵云眼下淡淡的黑色痕迹,有些疼惜的亲了亲自家恋人的眼睛。赵云这几天都在忙,熬夜自然是免不了的,时间一长,这黑眼圈就愈发的深了。正当韩信想得出神,怀里的赵云又不安分的动了动。好像还在说些什么,是什么呢?啊,听清楚了……

“…重言,喜欢!…”

韩信笑了笑,把早已沉沉睡去的人圈在怀里,轻轻的吻了一下恋人的唇。

“好我知道了,我也喜欢你。其实,我特别爱你。”

—— fin ——

和老师对了答案以后陷入绝望,这次是考的最差的一次没有之一qwq 所以我决定写篇糖来纪念这次考试hhhh 那啥,就剩大年三十的贺文没搞定了,争取能在28号之前写完吧www 大年三十那天,你们想要惊喜嘛?就不告诉你们hhhh!(泥垢)

信云 【纸心】

【同样搞事情累瘫 】
【考试三天前搞搞事 】
【青梅竹马设定】
【不要被标题蒙蔽了!这可是糖啊!】


韩信喜欢赵云,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师,教我折个心吧!”

“诶?心吗?来老师来教你。”
当韩信学会折纸心以后,赵云的生活可以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幼儿园那年,他家住一楼,他家也住一楼。几步路的距离。

老师发现韩信最近上课十分认真,作业也完成的特别好,但是有些欣慰,一高兴就奖励了韩信一沓方形彩纸。韩信一看彩纸双眼就发亮,从此以后的每天,韩信手里绝对少不了彩纸。他把折好的纸心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折啊折,终于有一天这盒子满了。于是我们的小韩信就一跳一跳的跑到赵云卧室外的窗台上,看着四下无人把盒子一放就跑,你问我小孩子为什么跑的那样快?因为他出了六双鞋子啊!(划掉)

说实话,赵云第一次看到这些纸心的时候有些小小的惊讶。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有心折了这一盒心送来,不过折的倒是不错。而赵云的父母呢,以为是哪家的姑娘看上了自家的儿子,笑了笑也没说什么。韩信就这么日复一日的折啊折,赵云也是这么日复一日的收啊收。自此以后,只要窗台有一盒纸心,赵云就会把纸心倒在小纸箱里然后再放回窗台上去。君问折纸之心何处来?厚!隔壁韩信家里来!

中学二年级,他搬家了,他还在那儿,几圈跑道的距离。

虽说距离变远了,原本一天一次的纸心也在步入初中后变成了一周一次,但韩信也没有放弃过折纸心,赵云也一直在收纸心。不过两人不同的是韩信对赵云的思念愈发的浓烈,赵云对一直给他送纸心的“女孩子”产生了好奇心,几年了,他一直想知道对面的人究竟是谁。

大一,他和他同时离开了家,几个城市的距离。

良好的身体素质带领韩信去了一所优秀的警校,而赵云以优秀的成绩为基础入了医学院。警校不远,一年只能回来四五次;医学院也不远,一年可以回去十几次。但在时光的消磨中,那个盒子也逐渐的破损无法再使用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信封。又因为地域的差异,所以纸心变为了两周一次,也不再是原来的一堆小纸心,反而变成了一个大纸心和几个小纸心。大的纸心上总是标明着数字,遗憾的是赵云并不明白韩信的意思,而且从未打开过纸心。

这就很尴尬了啊,就如同那远方的警校李白写了一堆情诗寄给同为医学院学生的扁鹊,然后扁鹊以为这是一堆废纸就一把火给烧了(烧不完的就给太乙真人的炉子吃了)。那场面壮观的,啧啧啧,赵云都心疼李白。不过有的时候李白寄来的信封中也有一个是给他的,听李白说是他的同学,赵云也认识的人,不过他不让李白告诉赵云而是要让赵云自己去找到答案。

赵云懵了,然后扁鹊告诉他自己的信封里也有几个小纸心,而且还夹在李白的诗里,赵云一听更懵了,卧槽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韩信这边呢也不好过,听到李白说赵云没理解他的意思时他恨不得直接冲到赵云面前把他摁到墙上狠狠地吻他,吻到那人面颊带红不停的喘气然后再就地来个play,直到赵云哭喊着又喘着叫他老公……嗯咳咳,想太远了。看着他每天折纸心吧,一宿舍的兄弟就跟着一起折,准备去撩妹子,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更有甚者连婚礼都订好了,当韩信收到大红的请帖的时候懵的表情跟赵云一样一样的,果然很有夫妻相啊,给你们比小心心。(韩信:妈卖批十几年了我都还没有追到你们就要结婚了?!)

年底,他们各自回到家吃年夜饭。
在车站,他们擦肩而过。

赵云叼着一双筷子腾出手来拆开信封,结果失手掉在了地上撒了一些小纸心在地上,居然还有信?赵云把信捡起来,正准备打开看的时候家里的几个孩子真是神手速,捡起了纸心,扑到赵云怀里说:“云哥哥,这个小纸心好好看!是谁送给云哥哥的?”,赵云笑了笑放下了筷子,揉了揉怀里孩子的头回答他们说这个小纸心当然好看了,这可是哥哥的心上人送给哥哥的,不可以弄坏了,不然她可是会生气的。孩子们似懂非懂的乖乖地把纸心交还给了赵云,家里的大人们调侃了赵云几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吃完饭后,客厅吵吵闹闹的,实在是没办法让赵云集中注意力去读信,进了房间后开始读信。这是一封匿名信,什么也没有,上面只是说让赵云把所有大纸心按照数字的排列找出来,并且还要打开看。赵云把所有的小箱子全找了出来,他把每一个箱子全部倒了过来,撒了一地的纸心,无论大小。他一片一片的找,一片一片的看,看到最后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他拿着一片展开后的纸心,按照上面所写的电话拨了过去,在输入数字的途中手一直在抖,也不知道自己哽咽了多少次。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的的声音是多么的温柔。赵云再一次泪如泉涌。

“子龙,我找到你了”那人这么说着

“韩信,我…我…”

“别哭,也别说对不起”

赵云缓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泪水

“韩信”

“嗯?”

“我们在一起吧”

“好,听你的。不过,你先到窗边来看看外面的雪景”

“雪景有什么好看的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赵云还是快步走到了窗边。那一抹艳红靠在白色的车旁,在雪地里格外的显眼,若是细看,还有一抹深蓝随着人的手摆动而飘动。看清了,那不是自己在幼儿园时不见的那条发带吗?

“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闹腾啊”

“哈哈,话说…不下来接你老公回家吗?嗯?媳妇儿”

“切!你等着别乱跑啊,我马上下来找你。别走啊!”

“是是是,全听媳妇的”

赵云挂了电话,拿起椅背上的风衣就跑,被爸妈给拦下了,家里的亲戚有点茫然。

“这么晚了要出去吗?”

“嗯,接人回家”

“是韩家的那个小伙子吧”

“爸…我们是…”

“不用说了,快去领人上来我看看”

“爸,真的,谢谢你”

赵云说完又准备夺门而出,然后被云妈妈叫住了。

“诶儿子!来,把这个带上,外面凉”

“红色的?”

“嗯,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韩家的儿子发色也是红的。”

“谢谢你,妈,这个我很喜欢”

赵云理了理颈间的红色围巾,跑到一楼一不小心撞入了来人的怀里,刚想说抱歉抬头正对上那人的笑眸,眼泪又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韩信…”

“媳妇你撞的我胸口好痛,不亲亲安慰一下吗?”

抬手拭去怀里人眼角的泪,抚了抚稍稍带红的脸,却没想到赵云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亲了上去,把他压在楼道的墙上。韩信笑了,抚上赵云的腰一个翻转把赵云压在墙上,迎合着赵云笨拙的吻技。

尾声:

“媳妇,天凉我们上去好不好”

“嗯,上去见家长”

“嗯…不过我可以趁上电梯的时候…”

“干嘛?唔!别…不要碰那里…”

“没关系,晚上再吃掉媳妇好了”

“家里都是人你疯了吗?”

“嗯…那我也可以明天吃0w0”

“…诶诶诶别在电梯里动手动脚!有摄像头!”

“没事,不会有人看的www”

此时的监控室:

“妈卖批的韩信居然让保安小哥去吃饭让我来看着监控?!”

李白叼着根草坐在监控面前百无聊赖

“太白?”

“啊?小,小医生?!你怎么在这儿啊?”

“嗯…赵云打电话叫我来的,说是在这里可以见到熟人。”

“小医生!我想死你了啊啊啊啊!”

“诶行了行了别抱太紧!不想吃风油精就松手!”

“我不要!我就要抱小医生!”

“……”妈卖批,智障李白你就等着回去吃风油精和红花油吧。

—— fin ——

啊那么这篇文就这么结束了,其实想写白鹊但是总是没时间,信云还有好几个坑没填,一时开的脑洞填不完了怎么办?!【哭唧唧】
然后关于这个文的封面我放不出来了!脑洞也是在和弟弟一起折纸的时候蹦出来的。还有一个就是有的文其实已经写好了,就差码到手机上来了,边码边改还真的改出来不少啊23333
那么我们就在1月13号考完之后再见吧!也祝要考试的孩子们加油考个好成绩!么么|。・㉨・)っ♡

论跨年时如何撩子龙?问韩将军吧!

【搞事情累趴】
【难得更新还是这么短(比划)】
【祝大家新年快乐!】


王者众英雄在基地准备一起跨年,两人来到了小阳台上

这时烟花在空中绽开,映红了两人的脸

“美吗?”

“嗯...很美”

“你喜欢就好”

“诶诶诶想干嘛,耍流氓啊你”

“没啊,就是想抱抱你。再说了对自己媳妇耍流氓怎么了”

“...行你有理,你抱吧”

……

“下次要亲亲能说一声吗,韩大将军”

“不.要”他一字一顿的说

“...来人啊,你们将军...唔!”

“别说话,亲亲还不能让你满意吗?”

“不服!你先把发带还给我!”

“有没有人说过...你不戴发带其实很好看?”

“...没有,因为我都不让他们碰我的发带”

“那我是第一个咯?”

“嗯...”赵云闻言,将红彤彤的脸扭到一边

韩信看到赵云的反应后笑了,俯身在人耳边说:

“对你,我很满意。”

是的,我对你很满意,非常的满意

那么,你心悦我吗?不说?那我先说吧

其实,我心悦你已久了。



彩蛋:

回到家后......

“宝宝,满意吗?”

“不满意!别耍流氓就行”

“那么,今晚七进七出别忘了啊”

“不,不行!”

“宝宝又怎么了?”

“...昨,昨天晚上到现在腰还疼(小声)”

“心疼宝宝,来抱抱,我来帮你揉揉腰好吗?”

“嗯...喂你手放哪呢!唔!不...不要...”

啊今天的信云也是一样的甜呢(喝茶)



【关于cp啥的你可以考虑带入别的cp】
【带入后的效果...还不错?】
【啊还有坑没填完,希望能在寒假放出来...吧】

这里是一周500字的辣鸡子宸(´×ω×`)

最后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滑稽】

我上课都在干些什么23333
吃枣药丸哦!【丢你欧姆】




弱弱的问一句...算糖吗?【突然害怕】

信云现代 【念】

【刀子向慎入】
【一方死亡】
【一方失忆(?)】

“重言,起床了,快点啊”

“怎么还没起来?咖啡我还没泡,你自己去吧”

“你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

“走吧,你的手冷吗?牵着就不冷了”

“不要低头看手机啊,会撞到人的”

“你改天有一个聚会?要我陪着你去吗?或是我在家等你也可以的。”

“不准喝酒!喝多了伤身啊...”

“重言你已经醉了,你不能再喝了,难道你这是要我对你发脾气吗?”

“重言?韩信!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手都出血了你没看到吗?!”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这已经是第三次你撞在树上了!告诉我你脑袋你想的是什么好不好...拜托你告诉我好不好...”

“重言,我问你,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能...看到我吗?嗯?重言?韩信,韩重言!”

“走路的时候不要看手机,再这样下去是要出事的。”

“重言小心!!!”

韩信揉了揉一直在痛的太阳穴,拿出手机正想看新来的信息时突然被推了一下摔倒在斑马线上。本想回头看看是谁推了他一下,却猛然瞥到一条蓝色的发带。只见那条发带缓缓的从空中飘落下来,落地时却被车轮给无情的碾过,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痕迹。他觉得他的头有点痛,这一幕像极了五年前的一次事故。记忆中那人的笑脸逐渐变得模糊,能看清的只是那条深蓝色的发带,但他已经记不清那是谁了。

五年前,赵云出了车祸
最后,抢救无效
五年前,韩信当场昏迷
醒后,关于赵云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唯一知道的是有一挚友出了车祸离开了人世,自己非常的悲伤。

“重言,我想告诉你———”
“我爱你”
“纵使天各一方,阴阳两隔”
“我依然爱你,不离不弃”

———— FIN ————

看到大大们都发刀子看得我手痒痒打了一篇,关于之前说的糖...嗯...懒癌发作了_(:з」∠)_快的话也许今天会放上来,而且还十分难得的做了一个不能叫封面的玩意儿233333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啊嘿嘿嘿(怎么可能会愉快啊喂!)